查看: 1054|回復: 1

[個人原創] 軍營往事石門鄉廣益村錢進現在又到

[復制鏈接]
跳轉到指定樓層
樓主
發表于 2019-7-21 10:47:19 | 只看該作者 回帖獎勵 |倒序瀏覽 |閱讀模式

馬上注冊,帶你輕松玩轉梯城網!

您需要 登錄 才可以下載或查看,沒有帳號?注冊

x
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軍營往事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石門鄉廣益村 錢進

現在又到了秋季征兵的季節和建軍節的來臨,回想自己在部隊的往事,總感幾分惆悵,幾多分感慨,幾分自豪。因為,我將于2021年3月就要退休了,難免有些依依不舍。因為,從19歲的如夢年華參軍走進這支隊伍,轉眼快40個年頭過去了。人生漫漫,時光如水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入伍
大凡當過兵的人,都要通過體檢和政審這兩關才能入伍。18歲那年我在紅獅中學高中畢業,剛好遇到冬季征兵。在我們家鄉,把征兵叫做考兵,是把難度與考大學相提并論的。在區公所的征兵現場,視力、嗅覺、聽覺都通過了,唯一因體重不夠90斤便在第五關被無情打了下來。第二年冬季征兵開始,在全家人反對聲中,我強烈要求去考兵。當時,親人的反對是正常的,那時候云南、廣西邊境炮火還沒結束,都怕去部隊危險。那時農村很苦,想混出去弄個飯碗很難,唯一出路就是當兵。我抱著理想,不怕死的決心,說服了父母親人,吸取頭年考兵體重不夠的教訓,在進行體檢前半小時,我連續喝了幾大碗涼水,終于以公社第一名獲得應征條件。我家庭成分是貧農,政審根本沒有問題,加之那時小有名氣,在地區小報和縣廣播站常有稿件登播出來,一直到縣人民武裝部換上軍裝都是綠燈,并還在舉行的入伍歡送大會上,又是電影播放,站在屏幕下代表紅獅區45名入伍新兵表態發言。有一段話至今還記憶猶新:不辜負家鄉人民的期望,到了部隊練好殺敵本領(當時不知道是鐵道兵),愿早日把立功喜報遞回家鄉。      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兵站
那時候沒有現在這樣交通便利物質豐富。當兵復員退伍軍人大都是坐沒有坐席、窗戶、照明的悶罐車,吃飯都是設在火車站附近的兵站。第一次坐火車,第一次坐不見天日的悶罐車,第一次進兵站吃飯,不僅感到好奇,還親身經歷很多可笑又荒誕的事情。四、五十人同吃住在悶罐車里,睡覺說夢話,咬牙齒的還好點,最糟糕的是人多空氣污濁。大小便都是對著車門外方便。在兵站無論是午飯或是晚餐,大都是跟上戰場一樣,一個字:搶。吃飯時多少不均,有的吃了好幾碗,有的到吹集合號,拿在手里的搪瓷碗還是空的。記得在鄭州兵站,南來北往的兵很多,好象有幾千人吃飯,排隊打飯時發生了擁擠,最后不知道怎么打起來了,好幾簍筐米飯全倒在了地上,不知道是哪個部隊的兵,為爭開水喝還燙傷了手腳,甚至走錯掉隊的也經常發生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過山海關
我們是南方人,從小沒見過滿山遍野白茫茫的大雪。過了山海關成了白色世界。車廂四周透漏的都是冷氣,在重慶時吃盡棉衣棉被大頭鞋的苦,這會兒感到它的暖和了。接兵的排長一再囑咐睡覺時把皮帽子也戴上。到了齊齊哈爾,冷得不行了,排長就領著大家唱歌,要求不會唱歌的就講一個笑話,有了對象的就談一下戀愛經過,一個姓彭的戰友,(最后才曉得他是縣城的下鄉知青),算得上是有文化和見過世面的人,帶了一把二胡,在車廂里拉起了《賽馬》、《瀏陽河》等曲子,一下子使車廂的氣氛活躍了起來,我也大膽上去用四川普通話朗誦了陸游的《釵頭鳳世情薄》和唐琬的《釵頭鳳紅酥手》,也給寒冷的車廂里帶來一點熱鬧的氛圍。悶罐車晝夜不停轟隆隆的一直往北,在加格達齊兵站,終于給我們發放盼望的羊皮大衣,并且都是新式干部大衣和耳套、鼻套,露在外面就只剩一雙眼睛了。第二天中午,在敲鑼打鼓的迎接聲中,經過13天的悶罐車旅行,在齊腰深的雪地里,我看到了兩個字——塔河,沒想到三年緊張的部隊生活都是在這里度過的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:新兵連
我有幸分到了新兵一連,它離團機關、軍人服務社、收發室都很近,并且離縣城走路也只需半小時,辦啥事情都方便,而在山溝溝林海深處的新兵連就沒有這樣幸運了,一個月難得出來一次,想買點日用品、郵寄一封信件,就得靠放映車和生活車捎帶,遇到大雪十天半個月見不到有車輛進入。因為,對我們這些新兵來說,最方便的是去郵寄信件。那時候收、寫、寄信是一種享受,是一種交流和感情寄托。每天跑步、操練、描槍回來,最大樂趣就是看家鄉親人的來信和向家鄉親朋好友同學寫信。一天三頓飯,兩頓是高梁米和白菜湯,但戰友們叫苦的很少,更沒有當逃兵的。第一次在團會場聽團長參謀長訓話,第一次代表全體新兵在團機關參加的大會上發言,第一次學習《內務條令》和《紀律條令》,第一次通過軍事政治理論考試。當第一次在全團新訓大會上,公布一個叫劉永明的戰友以總分第一獲得連嘉獎時,我們這些新兵都感到有一種說不出的感受。多數新兵為了在連排長那里有一個好印象,清早去幫炊事班擔水劈柴,去廁所打掃衛生,半夜三更起床燒"地火龍",清除爐渣、洗衣服……而真正清早起來跑步和練射擊的很少。最不想參加的是清晨的緊急集合,都因走漏了消息,大家早有思想準備,拉練回來,全連能出操的180人,只有3人掉隊和鋪蓋卷在奔跑中散了的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分兵
就好象前幾年大學生包畢業分配一樣。去的單位好壞,不一定遂愿,這是人生的起步,但對成長有一定影響。有好的單位、崗位、環境,成長起步相對而言就會快些。有人說:山下一個大樹永遠也高不過山頂的一顆小草,你是一條大魚在大海里永遠難起波浪,如果把你放在池塘也許能推波助瀾。 經過三個多月的集訓,我們這些新兵就要分到連隊,包括團機關、倉庫、汽車連、衛生隊、機械連、修理連,其余全是施工連隊。說實話,那時候分兵也托門子走關系,分兵時,只要和連、排、班長關系好的,就可能分到好的單位。新兵連分兵好像是一次戰場的生死離別,很多戰友知道第二天分兵,便一晚睡不著覺的,不吃早飯的、痛哭流涕的各種各樣,但20%以上的都明白明天分兵是什么結果,因為,頭幾天就能從熟悉的班排長那里有消息透露出來。有些能認為要分到隧道施工連去的,偏偏分到了汽車連,有的人自認為能分到衛生隊的卻在點名時去了施工連,但也有自己想去的連隊而就真實現了愿望。而有一部分在點名時聽到去某某連隊,一下就蔫了,眼淚嘩嘩的。軍令如山倒,也只好坐上分兵的汽車去施工連隊報到。有少部分戰友從在新兵連見面認識以后,二十年、三十年才見一次。記得前幾年我們搞一次參軍三十周年聚會,有好幾個戰友才第二次相見。
       時光短暫,日月如梭。部隊的生活雖然不是很長,但對我們這些從農村出來的山里娃來說,格外感到珍惜,感到懷念。因為,我們煉就了軍人的秉性,傳承了軍人的氣質,在部隊時沒有當逃兵,在企業時也很忠誠!每當唱起這首“背上了那個行裝,扛起了那個槍,雄壯的那個隊伍浩浩蕩蕩,同志啊你要問我到哪里去呀,我們要到祖國最需要的地方;心里就無比激動和豪邁。用一個老軍人的話說:當過兵快樂自信一輩子,不當兵會傷心后悔一輩子!
(作者單位:中鐵建大橋工程局集團)



0 0

發表回復

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| 注冊

本版積分規則

返回頂部快速回復返回列表微信關注
聯系客服 關注微信 下載APP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
快乐十分钟开奖走势图